一辆长安欧尚X70A,如何帮助云南山民通了道路,通了财路

​2015年开始橡胶价格持续下滑,直到今天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,这与大多数人的生活无关,只有云南省贡山的下崖沟里传来的声声叹息,掩埋在深山密林之中。

黎江泰便出生在下崖沟,用他说来讲:打小就是这橡胶树奶大的,一家人吃穿用,都全靠屋后半边山,门前两匹马。

image001.gif

产业单一、道路不通、极度贫穷是下崖沟的真实写照,这里的事,不是没人管而是管不了。

 

农村修路大补贴的时候,镇上来过人,挖通了一条简易公路,还发放了农用化肥补贴,教了些橡胶植护技术,直到橡胶价格一路走低,这里的人陷入了越种越穷,越穷越种的怪圈。

 

后来,收橡胶的贩子也不肯来了:“下崖沟的人不开化,不降价还硬气,还有这路,每次用马能拉几桶嘛,算求,算求了。”

 

黎江泰心里清楚,家乡人勤劳而朴实着,不开化的是路,不管改种啥,道路不通生路就不通。

 

村里人送他出去读了大学,尽管只是个农专,但下涯沟的人还是指望着“读过书的先生,兴许能出个主意”。

 

现在轮到他,带村里人走出去。

 

小山村的大事件——来了一辆车

 

事实上,第一个出去的不是黎江泰,而是他的同辈族兄黎江鸿。与村里大部分人相同的是,初中毕业后,黎江鸿便断绝了与学校的缘分,与村里人不同是,他没有种橡胶,而是选择了进城务工。

 

17年除夕前一天,黎江鸿回来了。过年返乡都是村里的大事,但今天例外,大人小娃都探头探脑盯黎江鸿院儿门口,那里停了一辆车,牌子是铮亮的几个大字——长安欧尚X7OA。

 

村里人不是没见过车,赶马儿翻过三小时山路,橡胶小贩的蓝皮大货车就停在路口;但村里人第一次见到有车能进来。

 

因为这台长安欧尚X70A,下崖沟的路,通了!

 

 

image002.jpg

 

“大伯,你这车好好看哟,我能摸摸不,我洗了手的。”

“黎大家的娃,出息了。”

……

在村里一片夸耀声中,黎江泰也看着车,他读书时考了驾照,却从未想过城市里的车水马龙,有一天会分流一辆到下崖沟。

 

“能装多少?油耗多少?把村里的东西拉出去不?关键是一辆车要多少钱?”自黎江泰心头,这些问题一股脑涌了上来。

 

一辆长安欧尚X70A,让他们的新年红了起来

 

同族弟兄,久思归客。

 

当晚,黎江泰、黎江鸿两个年轻人就坐在长安欧尚X70A旁夜谈。

 

“我这车能装,底盘硬,爬坡上坎进出下崖沟没啥问题,但就靠点橡胶肯定不是个路子。”

 

“山里土货多,土灰埋的火腿,野生的天麻,家养的蜂蜜城里人都稀罕,只是全靠人扛马拉的,基本都便宜贩子了。”

 

“那是,我在工地上也馋老家这口,在外头贵到上天去,咱俩明天就拉点出去,试试水。”

 

周围十来个零散在山峡的村落,养活了镇上一票贩子,眼尖嘴厉见啥都收,再驱车两小时进城转手就是三倍以上的价钱。

 

下崖沟的除夕,都是乡民提前一天进城备货,要是稍晚点了,就得半道上歇一夜再回来。可偏在这年除夕上午,有两个年轻人,一辆长安欧尚X70A载着一后备箱山货出了村。

 

以前人马要走3小时方才到得了捧当乡小镇上,来去就是一整天,人不累马也乏。而今天黎江泰,黎江鸿驾着长安欧尚X70A,才30分钟就到了捧当乡,来不及感触,一路进城,晌时停在一条食街档口。

 

“就这了,我以前工地就这隔壁,老闻着香,就是吃不起。下车问问。”

两个人敞开后备箱,却都腼腆得不敢进街去搭话。

 

“这是给哪家送货的啊,挡路口不下货的?”

“不给哪家送货,我们就撞撞,看哪家收。”

 

街口酒楼门脸上坐着一个妇人,狐疑的起身往后备箱里瞧,先是惊愕,然后两眼放光,手就往一条猪火腿上掐。问了问价格,毫不犹豫对两兄弟说:

 

“把东西都搬后面去过秤。”

 

东西搬完,那妇人点点:“值钱的就这3条火腿,两袋天麻,其他零零碎碎加起,大过年的也否算了,1万8,作数不?”

image003.gif

 

黎江鸿常年在外务工,也晓得腌制的火腿贵,每公斤单价过百也正常,说到钱,还算淡定。黎江泰则是不敢相信,山里头割胶忙一年也不过10万的毛入,扣除人工、养护、运输成本,余下能有5万就很不错了,今天一车山货就是1万8,愣得直掐大腿。

 

拿过钱,互留了电话,那妇人是再三嘱咐:“以后有这样的东西,全往她这拉,不管多少都要,现钱!”

 

“有车真好,道路通了,财路通了,下崖沟生路通了。”这是长安欧尚X70A带给黎江泰的真实感触。

 

回程的路上,又是满满一车,两兄弟花三千块两人办了年货,还给村里捎了不少东西。

 

因为一辆长安欧尚X70A,下崖沟两个年轻人的新年,过得有点红。

 

下崖沟的人行了大运,老板开车几天送去几十万

 

这一次,黎江鸿院儿又挤满了人,全村人听着他眉飞色舞的讲:“要出山,开长安欧尚X70A,半个钟就行!要赚钱,一车山货,就换了1万8千块!”

 

听的村民心里燥热,接着全村人都在盘算自家的东西,要是能运城里人,能换多少钱?

 

腌火腿是云南很多山村都有的传统,下崖沟每家后梁上都挂着三条五条,有的埋在土灰里,年头越久越值。

 

周围的山林,野生的天麻,冬菇,三七不胜其数,现在也都成了换钱的俏货。

 

初一清晨,黎江鸿院儿显得有些小了,地上全堆着乡亲的山货和憨厚的笑容。一辆长安欧尚X70A进山不过两天,带来的改变,却足够掀动了下崖沟三代人的精气神。

 

黎江泰负责各家东西归类、点算,黎江鸿就一股脑的往车上塞,3200L的大空间车型,在此时作用尽显。

 

image004.gif

 

还未出发,手机先却响了起来,号码是昨天那个妇人留的,说话的却是个汉子:“我车到捧当乡,你们是哪里的,来接下我。”

 

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两个年轻人还是放下手头的事情,慌慌忙忙的赶去。刚见面,对方却先伸手递过来一叠钱:“对不住,大兄弟,昨天我没在店头,妇人家没个厚道,火腿我看了,都是两年以上的,天麻还是野生,这几年少见了,今天补你们5千块,也别见怪,听说你们村还有不少,我这就直接来了,带我进去装就行,价钱绝对公道。”

 

来人是个四十出头的平头汉子,夹着一个公文包,也是开的长安欧尚X70A,后排还有两个壮实的年轻人猫着玩手机。

 

一行人,两台车,就朝下崖沟驶去

 

“咋大老板还跟你开一样的车呢?”

 

“这车霸气,又能装人,又能拉货,好看实用,谁不喜欢?不过我这辆是低配版,落地6万,六是顺;老板那辆看着是豪配版,落地也就不到八万吧,八是發。”黎家兄弟说。

 

 

image005.jpg

 

看到两辆车停进了村里,乡亲们都拥了上来。

 

老板看到院儿摊一地的货,嘴是咧不拢的笑,当即就吼道:“火腿,一年的90块1公斤,二年的140,三年以上的200,上大秤。晒干的天麻200一两,湿的40,冬菇干的55一两,湿的15,上小秤。其他山货也全收,小五小刘,动作快点,算好钱的来我这结现金。”

 

干脆,现金,也麻溜。

 

在这群朴质的山民面前,老板实在合作也爽快。就跟两辆逐渐满载的长安欧尚X70A一样,底盘硬,底气硬,到哪都能通行。

 

两辆车,几个人忙了整一天,进进出出跑了三趟,临晚还有陆续送货来的山民,老板发了话:“东西放好,明天继续,还是这个价,现金!”

image006.gif

那几天,只要下崖沟听着车响,就知道城里大老板又来送钱了,村里像遭了土匪一样,连土鸡都没放过。留给山民的除了钱,还有对火红日子的期盼,下崖沟这次真的行大运了!

 

尽管收了几十万的东西,老板仍有点意犹未尽,年后是云南旅游旺季,这些实打实的山货,能在酒楼里翻几个身价,只有他心理清楚,看着满身土尘的长安欧尚X70A,忍不住到:發财车,辛苦了。

 

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,但可以放在一辆车上

 

每家人手里都有钱,脸上都有笑,最近下崖沟又添了两台新车,经销商新年有活动,汽车下乡厂家有最高8000元的补贴,长安欧尚X70A的大空间装载能力,底盘硬的高通过性,众人都看在眼里,买车成了下崖沟头号重要的事。

 

既然长安欧尚X70A能出去,那就把财路扩宽点,农专毕业的黎江泰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用武之地。image007.gif

 

有了橡胶亏损的前车之鉴,这次他带领乡亲们好好规划了一番,村集体地集资办个小猪场,还是按土法制火腿;山脚下就养蜜蜂,现在车能通行,橡胶林可以改种果树,芒果,榴莲分开种,避免产业单一。靠长安欧尚X70A,拉出去就是钱。

 

image008.gif

2019年,猪肉价格持续上涨,下崖沟的火腿刚腌制不足一年,按理说,再腌制几个月,口味才正。可猪肉市场都已经疯,何况高价值的火腿。酒楼那个老板又来了,山民们受过惠,都自觉的找东西往他车上装,把这生意场纵行多年的汉子感动得直落泪。image009.gif

 

黎江泰说:多亏了长安欧尚X70A,通了道路,通了财路,也通了人心;现在全村人都齐心的搞生产,腌制火腿不愁销路,第一批蜂蜜早就被订空,芒果,榴莲明年就能挂果了。多亏了长安欧尚X70A,让从前贫穷的下崖沟变成现在的“金沟银沟”。

欢迎转载,请注明出处:南方汽车网 » 一辆长安欧尚X70A,如何帮助云南山民通了道路,通了财路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